> 特点意义 >

李高明先生第一套人民币收藏心得汇集

/2019-01-25 16:46

  人的一生,不管是食衣住行…等方方面面,总是被“真假”这个问题阴魂不散似的困扰着,在现实世界里,各式各样的仿冒品,须要缓急轻重不同程度的“打假”,而我们面对这种“真假”难分、“是非”不明的情况,很无助、很徘徊,但也别无选择,只有两条路,(一)要嘛勇敢接受挑战,(二)要嘛退缩放弃;无论选择那一条路,都是自己心甘情愿决定的,不能有丝毫后悔,毕竟在生命有限的前提下,必须有所取舍;同样地,在众多的收藏项目中,任何人都无法兼顾所有领域,只能追寻个人喜好而已。如果“抉择”的方向确立,就要一门深入,长期熏修,迈向“专业”之路,不能有“半桶水”的心态。遇到“真假”问题,正视→研究→解决,没有拐弯回避的借口,想方设法去征服无知的恐惧,等到那一天彻头彻尾悟透了,那一切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变成不是问题;因为,所有东西的真假一定是不两立的,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无须多虑,只有不用心的人,没有分不出

  “真假”

  的东西。任何行业,只要有利可图,就会有伪造的假东西出现,防不胜防,唯一改善的方法就是打预防针,增强抵抗力;如果与其诅咒环境的黑暗,倒不如点亮自己心中那盏明灯。在收藏第一套人民币的过程中,假票有分二种︰老假票和新假票,五十几年前的老假票还有点历史研究价值,而新假票则完全是一颗老鼠屎弄坏一锅粥,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如何避免踩到地雷而付出惨重的学费代价?奉劝有兴趣者,早日集全第一套人民币的票样以供比对参考,如此则真假可以一目了然矣。有了这份强心剂之后,流通正票的收藏也可以向前迈进一大步,因此无论品相新旧,只要是真票,又能够集全第一套人民币版式大全的人,基本上在这个世上已经是属于濒临绝种的稀有动物了。难度相当高!

  分享到:

  编辑

  深度决定高度︰

  做生意可大可小,玩钱币收藏、投资、买卖又何尝不是如此?你看看陶瓷书画等古玩市场,玩大的时候,动辄几千万,上亿元的单价或营业额,就连有实力的中小企业家也未必有这个财力登堂入室;尤其是欧美博物馆级的油画…之类,价格之高,令人咋舌,简直是天价,为什么?反观我们的东西,从清朝末年以来,一百多年积弱不振的国力,连带中华文物也受到波及,贱如敝屣,价值被严重低估,近年来风水轮流转…全面补涨,这就是为什么拍卖会上中国系列的东西那么红火?“大国崛起”,所有的有形无形资产都必须重新评估,就连中国人的地位提升,让老外也大为眼红,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面对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自己也有不少人的心态是无法调适,一时不知所措。有人因为昔日历史造成的自卑,阴影犹在,不习惯抬起头来;有人则快速暴发,自大到唯恐天下不知;这两极化的表现都不符合中国的现状所需,硬体建设的积极发展,不能没有软件开发的配套合作,否则有了先进的设备,却没有培养优秀的人才,这样一来,任何再大的企划都势必要夭折,毫无永久性的前途可言;所以,人才的重要性,绝对不容忽视。

  言归正传,在钱币收藏领域,我只针对第一套人民币部分来探讨,其它应该都是同理可证,不需要一一分析︰收藏投资与其它行业一样,都是一项专门的事业,有其共通性与特殊性,经营理念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有些钱币业者,眼光太短、气度太浅、格局太小,又不能深度自省,把自己定位在捡破烂、摆地摊的水平,那么既然有这种想法,他卖东西就像卖水果一样,刚上市时,尝鲜卖贵一点,过没两天没人买就马上跳楼大甩卖,好像烫手山芋似的放久会坏掉一样。此外,也有些业者喜欢玩弄小聪明,东西想卖出的时候,吹嘘得像是空前绝后的无价之宝,等到要买进的时候,又找一大堆理由,说得一文不值,更严重的说是假货,其实无非就是想捡个大便宜,玩这种买卖双重人格严重分裂症的把戏,骗骗小老百姓还行,对于见过世面、大格局、大气度的企业家,谁愿意陪你搞这种雕虫小技玩意儿。所以说,用这种小鼻子小眼睛的心态在经营事业,大企业家不进场,又怎么会有好的前景可言?第一、你自己都不看好自己的东西(产品),货跑得比谁都快,内行人,好东西先挑走,垃圾货全留着;而外行人看了就怕,则完全没信心玩;第二、价格往下卖的手法,以后谁愿追随先买?先买先赔,早起虫儿被鸟吃,如此继续恶性循环,市场日渐冷清,最后不得不关门收摊;第三、没有永续经营的理念,打带跑,抄短线,甚至有不肖业者,做生意是连哄带骗,假的当真的卖,短视近利,自毁商誉,纷争不断,如何能长久?第四、既入这行,又不用心,对自己经营的事业,似懂非懂,一知半解,无法提升藏品的历史文化内涵,只停留在原始价格交易阶段而已,永远难以迈入文化深耕产业之列。因此,第一套人民币的业者和收藏家的深度(内涵),如果能够有效地全面提升,那么这个(行业)领域的高度(前途)自然而然今非昔比,不可同日而语。

  致…有缘人

  谚云︰“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不管您是路过,还是驻足欣赏,光临寒舍(我的博客),就是有缘人,主人因为不太会用计算机,门面就凑合点,简陋的茅草屋一间,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既无龙来亦无仙,只有主人一人在此“调素琴,阅金经”姑妄言之,客人就暂且姑妄听之吧,字里行间若有只言片语的感动,自是你我“心有灵犀一点通”;个人的专长在第一套人民币的收藏与研究方面,有关的实物图片资料在《钱币天堂》的《钱币论坛》中,敝人已发表一篇︰《第一套人民币专辑》,由于图片的数量太过于庞大,在此就不再赘述,欢迎旧雨新知前往参观,网址如下︰

  http://tel.coinsky.com/htm/bbs/topic.cgi?id=244238&p2=0

  。借用宋朝苏东坡《超然台记》中的金言︰“凡物皆有可观。苟有可观,皆有可乐,非必怪奇伟丽者也。餔糟啜醨,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饱。推此类也,吾安往而不乐?”有幸与远方的朋友一起分享彼此的经验,自然是人生一大快事。

  收藏︰用“证据”说话

  一般人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是非题(质观)还是选择题(量观)总是搞不清楚;在人文社会议题方面,应该是比较倾向于选择题,甚至大都是复选题,但一般人却老是把它当成是非题来看,譬如:恋人相爱到极点,昏了头时,对方的所有缺点都变成了优点,而要分手时,也昏了头,所有优点都变成了缺点,恨之入骨,把对方批判得体无完肤、一无是处;同一件事不同的人或同一个人不同的事件,会因为立场的不同,而有一百八十度截然不同的结果,这其实就是把选择题当成是非题的真正原因,最明显的例子:如两国交战时,敌我双方的英雄豪杰往往也是另一方残忍的屠夫凶手,这是一场你死我活无情的零合游戏,然而如果双方都能退一步、多一点包容和谅解,自然而然可以避免如此的杀戮战场;相反地,在自然科学领域方面,我们却又误把是非题视为选择题的现象也比比皆是,例如:研究一个课题,往往因为没有严谨的求真精神,总是套着冠冕堂皇的借口:“为了避免争论、伤了和气”;如果老是用这种和稀泥的心态来做学问,那很多问题的答案可能永远是无解的;还好当今世上大部分的尖端科学家都没有犯上这种毛病,否则像人类登上外层空间的这码子事将是永远遥不可企及,因为这个领域就连万分之一的误差都是不允许存在的;只可惜的是,在我们钱币收藏界这种怪事却常常发生,一个严肃的“真假问题”,不努力去寻找档案史料、实物资料的证据,往往只是沦于口水满天飞、言之无物

  “有论点没有论据”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宛如“真假”这个问题是可以同时存在似的,岂不怪哉?所以我们在探讨这类问题时,要有凭有据,言之有物,尽量避免情绪性的空口说白话;我的冠字、流通票、伪钞、票样的专辑收藏,实际上就是这种求真精神的体现。第一套人民币还有不少的探讨空间,未知的问题也很多;对于不懂的地方,大家都可以提出合理的质疑,但是不要轻易下定论,除非你有充分的实物证据或档案史料来佐证;毕竟这套纸币发行于国共内战时期,有不少的档案史料在战争烽火中都毁灭殆尽,想要找到答案,或许只能求诸于残存的实物资料,甚至有的疑惑最终还有可能是无解的。因为战争,造成有很多不可能的事情都变成可能,也因为是战争,有很多理所当然的事却变成未必然如此,所以想要厘清疑虑探索真相,只有用“证据”来证明一切,其它都只是空谈而已。个人目前最期待的还是官方档案的解密!有多少算多少,让我们集中精力在探讨真正还未知的地方,不要浪费太多时间在封存在档案库中应该已知的问题。

  收藏人生迷悟之间

  从古至今,我们的一生都和收藏脱不了关系,只是性别和年龄有异,喜好可能不同,收藏的东西不一样而已;譬如︰有人喜欢红酒、雪茄、手表…,有人喜欢瓷器、字画、翡翠…,也有人喜欢邮票、钱币、电话卡…,还有人喜欢名牌服饰、鞋子、化妆品…,只要你想得出来的,都有人在玩。从小到大,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特殊爱好,不同圈子的人是很难了解对方所思所爱所恨。所以,在多元化的世界里,我们必须学会尊重别人、包容别人的选择,试着去体会收藏的深层意义,享受收藏的真正乐趣。藏品虽有主流非主流之别,价格也有贵贱之分,而在藏家的心目中,乐趣应该都是一样才对;偏偏在现实的社会里,随着年纪的增长,投资的心态愈来愈浓,收藏的乐趣就慢慢变了味,淡了没了,最后完完全全成了生意,在乎的只有金钱数字上的大赚小赔问题,最经典的例子就是人生以赚钱为目的,一辈子最大的乐趣在于财富的增加或存款折子的数字变化,其实只要当事者在临终安息之前,明知“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时,依然能够不悔、含笑而去的话,无可否认这也是一种另类至高的收藏境界。

  “迷人”这个形容词,听起来挺顺耳的,但换成名词属性的话,则褒贬不一,以佛教观点而言,未成佛前,众生都是“迷人”一个,只是迷的程度有深浅差别罢了,何时能迷途知返?随人因缘而异。本来“迷”这个字当动词来用,代表“投入”,象征着“专业”,算是蛮积极的用语;然而迷的东西和迷的程度不一样,结果却有天壤之别,打牌消遣应该是无可厚非,但一迷上,就变成赌徒了;古董的收藏,被美称为“雅玩”,但是一迷上了就会被冠以“玩物丧志”的骂名;如果我们静下来沉思一下;“迷”,它本质没有好坏,是中性的,是一种动力,真正迷到极至就是“悟”啊!凡人的迷之所以叫做“迷”,问题出在“半桶水”,迷悟之间其实只有一线之隔而已。在封建时代,虽有“行行出状元”的说法,但骨子里还是只有为了谋取一官半职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心态,造成历代“百工技艺”一直都很难有全面性的发展;譬如︰奥运会上,大家就只关注田径比赛,其它如游泳、体操、射击…等等都没人重视一样,这种心态是不正常的、是有问题的;其实在所有的竞赛项目中,能拿到奖牌的,都属于当今世上值得喝采的数一数二顶尖人物。每个人一生中在品味各式各样收藏之余,最少也要选择一样藏品,以真正迷到极点…专业,悟到生命的真谛,笑傲江湖,才不至于人间空走一回。若有人问我自己是不是至迷之人?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弱水三千,单取一瓢”…第一套人民币,为了它我散尽家财,为了它我废寝忘食;为了它我半夜醒来,灵光一现,下笔如有神助般纪录它令人动容的历史种种;以一个海外华人而言,我收集了中国近六十年来没有人能超越的第一套人民币冠字,我把第一套人民币中(钱币学的)大量实物和(货币学的)历史档案彻底融合,一并探讨相互验证,目前虽然无法完全厘清所有疑惑,但在这个领域,到处都有我走过留下的足迹,或是我分身(用我之文却忘了知会我者)的影子;在金钱游戏的红尘中,我无法和富豪阶层相比,但在第一套人民币的收藏天地里,世界首富也一样无法越雷池一步,因为我们彼此是在奥运会上不同的竞赛项目,各领风骚,如此而已;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属于那种“无可救药”的迷人,但觉今生今世可以笑谈无悔了。

  专题集藏的人生百味

  中国钱币学会前任秘书长戴志强先生曾说:『做专题集藏,要考究每一个细微的变化,奥妙便在其中,乐趣亦在其中。为集藏而研究,孜孜以求;为研究而集藏,步步为营,从此循环往复,锲而不舍,终得真谛,其收获当会远远超出开始的初衷。』

  在钱币市场上有人问我拥有几套《第一套人民币》?我告诉他们只有一套,他们都不太相信,但是我告诉他们︰我的一套是二千多张,而不是一般所谓一套六十张、一百六十张或是三百六十张,这让他们既震撼又无法理解,哪有这样玩法?又为什么要这样玩法…收集冠字或专题集藏?其实我从1996年才开始接触中国当代金银纪念币,那个时候主要考虑是投资而非收藏。当时因为什么都不懂,而币商泉友之间又时常互相打针,譬如︰玩古钱的人会说清末民初的机制币不好,假的很多;玩机制币者则说纸币不好,伪钞充斥;而玩老钱币的说当代币没有历史,玩现代币的说历代古钱赝品多到无法计数;为了生意上的利害关系,似是而非,有心无心的卑劣抹黑的手法或狭隘的偏见经常上演着;这对一个刚入门的新手来讲,在黑暗中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摸索,最终能否顺利前进达阵,还是在中途阵亡收场,任谁都无法预料?在这过程中,当事者如果没有相当定见的话,一般而言是很难有丝毫的成就。我集藏冠字是鉴于前人对于自己收藏领域的研究,往往因为缺乏实物,或参考的数据不足,造成对问题的探讨总是停留在浅层或片面的认知而已,无法做全面性有系统的彻底了解,恰似瞎子摸象,难窥全貌;至于票样的收集,乃是希望在真假的认定上有个客观的标准,避免不必要的口水战;甚至在伪钞辨证单元,直接用真假实物对照,以期收一目了然之功,消弭各种不必要的争议或恐慌于无形。所以,现在要是有人说︰第一套人民币中高档的六珍都没有水印,真假很难分辨,还是少碰为妙。我会告诉他︰在所有的收藏中,最没有真假争议的是人民币,因为每套人民币纸钞都有《票样》可供辨识,再怎样高仿还是有破绽,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千万不要盲目地人云亦云,自己吓死自己。同样地,如果有这种说法︰第一套人民币历史短,没有收藏价值。我会告诉他︰首次摆脱百年来被列强殖民的统一货币就是…第一套人民币;它也是解放战争时期,新旧中国改朝换代的历史见证,伴随着新中国成立而发行;在一个大国崛起的同时,其举足轻重的世界地位,是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的货币所无法超越、取代的。一个百年,甚至是千年以来,中国最强势的货币︰人民币,其龙头︰第一套人民币。在盛世收藏中,舍此其谁?岂有弃之不集的道理?

  冠字收藏始末

  公元2000年二月1日辽宁省钱币学会所出版发行的<集币>半月刊第3期,其中已故吴振强先生发表一篇<人民币冠字初探>,这篇文章是激起我收集冠字的原始动力;吴先生一直大声疾呼

  “收藏冠字,是当前人民币纸币收藏的一个主要内容。虽然我们错过了许多人民币冠字收藏的机会,还是有很多有识之士在锲而不舍的收集。说实话,第一/二套纸币,存世量很少,恐怕已失去按冠字收藏齐全的时机和可能,而第三套纸币某些券种的冠字还是可以收藏齐全的。第四套以后的纸币冠字,所有券种/任何年版均能收藏齐全。这种齐全,是就全社会范畴而言的,靠一个人的力量是很难实现的。”

  他希望全国各地收藏家能通力协作,互通有无,交流信息,使人民币冠字实物收藏之数,尽量清楚。然而历经一年多,直至2001年五月1日,该刊统计,理论上有720个冠字,当时,第一套人民币冠字实物收藏纪录只有101个(注:这是针对所有券种合计而言)。由此可知,冠字的收藏是一项非常巨大的工程,它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和金钱,都是一般人所难以想象和估计的。想要挑战这项吃力不讨好的艰苦工作,对任何人来说,简直就是个不可能的任务。但为了搞清楚第一套人民币的来龙去脉。有些事情,今天如果不做,明天就会后悔,一种使用不到六十年的人民币,它的历史至今却依旧存在诸多疑惑,这对俨然已是亚洲最强势的货币来说,是一种遗憾,也是一个国家或民族在货币史上的一大损失。而冠号的收藏,它绝对不单只是罗马或阿拉伯数字的不同而已,这其中所透露的讯息非常多,也相当耐人寻味,值得大家好好研究一番。譬如:补号券、版式、发行量、纸张水印、票券真伪…等等的发现,冠字的收藏都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个人花八年多的时间,找遍广州、上海、北京三大钱币市场,以及海内外现场、通讯、网络等拍卖所求得的2402张冠字实物,这已属“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疯狂之举了。或许有人会认为只要有钱就能完成集结冠字这项任务,我也承认“钱非万能没钱万万不能”的现实,但为了这几近于疯狂的执着,我放弃所有的物质享受,内心一直觉得愧对家人甚多。这些年来,无论是在经济或精神方面,我都曾经濒临极大困难的边缘,而“金钱”绝不是完成冠字集结的唯一必要条件,就以壹佰圆驮运为例,价格不算高吧!但要把这130个冠字集结在一起,我花5年时间,别人最起码要用20年以上,因为这不是坐在家里吹空调,找几个钱币商帮忙就可以达成的,毕竟没有“十年寒窗苦读”,哪来“一举成名天下知”,更何况如果时机一过,以后要集结将面临更大的挑战,有钱也未必做得到,叹“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愁”。也有人会以为收集冠字并不重要,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今天如果没有这些冠字,将没有人敢底气十足的说中国人民银行第三印刷局的补号冠字是,甚至对伍拾圆红火车票券的真假问题,吵翻了天也没有结论。再如市场上有出现伍圆水牛冠字的老假票以及壹万圆骆驼队冠字的新假票,依据冠字的收藏,这都很容易判断和解决;另外,有一些版式的新发现及坊间书籍杂志报道有无失实的方方面面,冠字资料都能提供相当举足轻重的论据,实在不容轻忽。目前钱币论坛上实在存着太多“有论点却没有论据”的问题,造成“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现象,甚至“以讹传讹,颠倒是非”亦时有所闻。只有透过这种全面性冠字实物资料的收集,在庞大数据的严谨探讨下,方可避免陷入“以偏盖全”的谬误;甚至也能够验证当前档案史料的正确性如何?找出前人所未发现的问题,厘清并还原历史事实。而收集冠字要有正确的认知,不能计较品相,只管真假而已。因为有不少珍贵实物资料已经相当破烂,但其存在的价值一样重要,一张都不能少;毕竟在烽火不断的战争年代,历经沧桑还能幸存至今,已属不易,用历史的角度来看待,都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文物;最后还是期待大家共襄盛举,参与<第一套人民币冠字收藏>的历史性任务。

  品味收藏︰不轻言放弃!

  千禧年以前,第一套人民币流通票的收藏者,有些因为碍于财务方面的不便,最后几张高档的票券(特别是三珍︰伍佰圆瞻德城、伍仟圆蒙古包和壹万圆牧马),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大部分都以样票充数先配成套再说,当今而言,这也是个可行的权宜之计。品味第一套人民币的收藏不应该只是一年半载之事,最起码也要用五到十年的光阴,甚至更长的时间,细心去探索、体会它的文化内涵和历史价值,否则在这个领域,都只能算是个似曾相识的过客而已。收藏的乐趣,不只是在于它的结果,更重要的是在于呈现它价值的过程;而投资的目的,最终只能以价格的成败来论英雄;所以说︰“投资有风险,收藏无输赢”,我们要先确立自己的角色定位以后,然后再进入这个谜样般的丛林世界时,方能无怨无悔。在此建议同好,一步一脚印的攻顶并欣赏沿路的风景,绝对比坐直升机到峰顶来得感触良多;我们没有必要羡慕别人有直升机可以坐,反而是要感谢老天给我们有梦想的机会,因为我们一直乐在其中;现在不能,不代表一辈子不能,不要轻言放弃,所谓︰“不经一番寒彻骨,哪来梅花扑鼻香?”

  挑战不可能的任务,实现盖世英雄的梦想,如此则不虚此生矣。第一套人民币的稀有性是既成的事实,它的历史地位的重要性也是无庸置疑,当今在僧多粥少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已是今非昔比,想要再有往日拣漏的机会,可能性不大;毕竟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逆转,中国的经济实力蒸蒸日上也是不争的事实,百年来中国的文物在西方人眼中贱如敝屣,这种观念无形中也一直深深烙印在我们心里;但是最近几年,感觉渐渐转变了,这可从中国的古董字画在拍卖会上屡创新高,就可以得到验证;风水轮流转,面对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不宜妄自菲薄,要有大格局的国际观,提升各种文化领域的软实力到世界级的水平,与欧美日等已开发国家平起平坐,而钱币的收藏与研究也正是其中的一环,除了知其然以外,更要知其所以然。

  收藏的酸甜苦辣

  小时候长辈总是告诫我们要惜福,吃完饭要把碗里的米饭,一粒不剩的吃干净,不要糟蹋农夫们辛苦付出的血汗;如今自己踏入收藏研究第一套人民币的领域,才知道深度的笔耕比精致农耕还难上加难,字字句句的斟酌、推敲、考证,好不容易挤出那一丁点的成果,在读者眼前宛如闪电般稍纵即逝,甚至可能连半点的停留都没有;难怪有不少创作者有“不如归去”的感慨,毕竟“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在不太重视智慧财产权的世界,真正爬格子的人想要生存确实不容易,倒是造就了那些东拼西凑的文抄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即名利双收。这世上任何人都不可能是个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全能者”,只有可能是比别人多懂一点或多几项才艺如此而已;所以一个人一生只要有一项专业,而且这项专业在这个领域是数一数二的佼佼者,那他这辈子也就算是没白活了。第一套人民币1948年12月1日发行至今已接近一甲子,六十年的岁月有着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和未知的轶事,就让我们一起共同分享它的历史往事吧。

  第一套人民币补号券探讨

  第一套人民币补号券探讨

  纸币的印制过程,基本上是经过: 纸币设计 → 母版雕刻 → 制作印版 → 胶版或凹版…等印刷 → 套印号码 → 检查大张 → 裁成小张

  → 抽出残次券,补入合格券 → 清点数量 → 包装封箱 →

  进入仓库。(注一)而补号券(补票)的产生是在钞票印好大张,裁切为单张后,送往检封车间质检,此时产品都已印好冠号和职章,检验中如发现某钞票有质量问题时,就需要将其抽出,再补上合格产品。如果这些补票采用不同系列冠号,那么我们从银行领取整捆(按:每一百张为一捆)新钞中,偶而会发现有个别票券与前后票券的冠字号码不衔接的现象,这就是质检过程中替换的“补号券”。但是这种补号券只能补在每捆钞票当中,不能补在每捆的首尾,这是因为整捆钞票的首尾两张冠号不能更改,否则银行清点票券时就无法核查数目。(注二)

  由于第一套人民币诞生在中国解放前夕的战争年代,六十种票券的生产由东北银行工业处(包括佳木斯、东公印刷厂和沈阳造币厂)、第一印刷局(河北阜平)、第二印刷局(河北涉县)、第三印刷局(山东济南)、直属印刷厂(石家庄)、天津人民印刷厂、北京印钞厂、上海印钞厂、中原印钞厂(汉口)、延安光华印刷厂、西安印钞厂、苏北印钞厂、重庆印刷厂等十几个印制单位所完成,其中北京印钞厂曾委托长城印刷厂、大新印刷厂、国家测绘局印刷厂等加工印刷为半成品,再由其(北京印钞厂)加印冠字、号码,封装完成。上海印钞厂也曾以同样模式特约委托中华书局印刷厂、京华印刷厂、大业印刷厂、三一印刷厂、大东印刷一厂及二厂等完成半成品。(注三)因此前前后后共有二十几个厂参与第一套纸币的印制,而印制工艺既不统一,票券质量也就千差万别了;就纸张、油墨等原材料而言,也只能就地取材有什么用什么。但在【生产管理】方面,中共中央依据“集中领导、统一指挥、分级管理、逐级负责”的原则;中国人民银行曾于1948年12月颁发《中国人民银行钞票印制规定》,其中包括“钞票印制色数与尺码之规定”、“钞票印制号码冠字、盖章之规定”、“钞票印制票样与色样之规定”、“钞票封包之规定”。修订后,1949年再一次颁发相关规定,内容则包括:色数与版别之规定、尺码规定、制作暗记规定、票版编号规定、印制票样规定、冠字号码盖章之规定、封装规定、封皮颜色规定、票券代号的规定。以上各种严格细密的规定乃为人民币印制的最高指导原则;而行颁标准的建立也由简单到完善,由单项到系列配套的发展过程。(注四)

  虽然第一套纸币已于1955年停止流通使用,但其文献史料的取得却相当困难,这也就造成一般人对此套币的了解犹如瞎子摸象,一知半解。因此,唐平先生编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套人民币版别研究》书中出现一张伍拾圆冠号<00462074>【红火车大桥】的票券时,就在这种档案资料严重缺乏的情况下,引发对该票真假认定的极大争议。以下笔者仅就相关杂志、书籍中找些蛛丝马迹,再配合实物资料左证,归纳演绎出部分“补号券"的个人心得,以供各界同好交流和参考。

  (一)中国人民银行钞票冠字排列顺序表中,曾明文规定如下:

  中国人民银行钞票冠字排列顺序表

  ⅠⅡⅢ ⅡⅢⅣ ⅢⅣⅤ ⅣⅤⅥ ⅤⅥⅦ ⅥⅦⅧ ⅦⅧⅨ ⅧⅨⅩ ⅨⅩⅠ ⅩⅠⅡ

  ⅠⅢⅡ ⅡⅣⅢ ⅢⅤⅣ ⅣⅥⅤ ⅤⅦⅥ ⅥⅧⅦ ⅦⅨⅧ ⅧⅩⅨ ⅨⅠⅩ ⅩⅡⅠ

  ⅡⅠⅢ ⅢⅡⅣ ⅣⅢⅤ ⅤⅣⅥ ⅥⅤⅦ ⅦⅥⅧ ⅧⅦⅨ ⅨⅧⅩ ⅩⅨⅠ ⅠⅩⅡ

  ⅡⅢⅠ ⅢⅣⅡ ⅣⅤⅢ ⅤⅥⅣ ⅥⅦⅤ ⅦⅧⅥ ⅧⅨⅦ ⅨⅩⅧ ⅩⅠⅨ ⅠⅡⅩ

  ⅢⅠⅡ ⅣⅡⅢ ⅤⅢⅣ ⅥⅣⅤ ⅦⅤⅥ ⅧⅥⅦ ⅨⅦⅧ ⅩⅧⅨ ⅠⅨⅩ ⅡⅩⅠ

  ⅢⅡⅠ ⅣⅢⅡ ⅤⅣⅢ ⅥⅤⅣ ⅦⅥⅤ ⅧⅦⅥ ⅨⅧⅦ ⅩⅨⅧ ⅠⅩⅨ ⅡⅠⅩ

  ⅠⅢⅤ ⅢⅤⅦ ⅤⅦⅨ ⅦⅨⅠ ⅨⅠⅢ ⅡⅣⅥ ⅣⅥⅧ ⅥⅧⅩ ⅧⅩⅡ ⅩⅡⅣ

  ⅠⅤⅢ ⅢⅦⅤ ⅤⅨⅦ ⅦⅠⅨ ⅨⅢⅠ ⅡⅥⅣ ⅣⅧⅥ ⅥⅩⅧ ⅧⅡⅩ ⅩⅣⅡ

  ⅢⅠⅤ ⅤⅢⅦ ⅦⅤⅨ ⅨⅦⅠ ⅠⅨⅢ ⅣⅡⅥ ⅥⅣⅧ ⅧⅥⅩ ⅩⅧⅡ ⅡⅩⅣ

  ⅢⅤⅠ ⅤⅦⅢ ⅦⅨⅤ ⅨⅠⅦ ⅠⅢⅨ ⅣⅥⅡ ⅥⅧⅣ ⅧⅩⅥ ⅩⅡⅧ ⅡⅣⅩ

  ⅤⅠⅢ ⅦⅢⅤ ⅨⅤⅦ ⅠⅦⅨ ⅢⅨⅠ ⅥⅡⅣ ⅧⅣⅥ ⅩⅥⅧ ⅡⅧⅩ ⅣⅩⅡ

  ⅤⅢⅠ ⅦⅤⅢ ⅨⅦⅤ ⅠⅨⅦ ⅢⅠⅨ ⅥⅣⅡ ⅧⅥⅣ ⅩⅧⅥ ⅡⅩⅧ ⅣⅡⅩ

  (1)依照上列顺序排列,其字体均用罗马字体:0=X、1=I、2=II、3=III、4=IV、5=V、6=VI、7=VII、8=VIII、9=IX。(注:0=X是一种错误的引导,笔者在<第一套人民币冠号研究>中有详细说明)

  (2)  每三位数码用一括号括住为<I II III><I III II><II I III>…。(注五)

  根据上表的排列规律和实物所见,我们得知第一套人民币冠字是由三个不同罗马数字的排列组合,而发行顺序都是【先由上至下(每一小组有6个冠字),然后再由左至右】;官方资料只列出20小组、120个冠字而已,从开始 → → → → → → → … →

  结束于。理论上,如果冠字全部发行则应有120小组、720个冠字,但是从文献资料和实物收藏的验证得知,第一套人民币六十种票券之中,没有一个券种的冠字有全部发行完(按:号码六位数的票券发行冠字较多,其中又以东北厂为最,然而依据东北银行工业处1946-1950年印制人民币钞券统计表指出贰佰圆排云殿票券完成发行金额为130121780200元,该项档案资料显示此券冠字发行量约651个为最大)(注六),甚至目前已知的冠字发行超过120个的也只有下列八种票券而已,亦即:拾圆锯木犁田,伍拾圆列车(六位数),壹佰圆蓝北海角楼、黄北海角楼、运输(驮运),贰佰圆排云殿(佛香阁),伍佰圆正阳门,壹仟圆狭长型双马耕地。

  (二)鲁前先生曾在其一篇文章“创建嫩江造币厂经过”的回忆录中提及「…他领导近20名男女青年,查张数,检查错号码,发现跳号、重号挑检出来,用手压式老虎嘴子机器补上正确的号码。扎小把、捆大捆,装箱送齐齐哈尔市嫩江省银行。」「嫩江省银行曾印刷『伍圆券』,六位号码,印一千万小张一个字头(按:应是一百万小张)。一千小张一捆,一千捆为一个字头。每批印刷全裁纸张是22匹半,每匹500大张,每批付印11250大张,每大张出96小张,可出1080万小张(按:应是108万小张),因手工续纸水平不高,废品率占8%上下(后期废品率约占5%)。」(注七)由此可知,解放战争时期嫩江印钞厂的废品率实属偏高(按:同时期,渤海印钞厂曾实行奖惩办法─<减少废品奖>,废品率少于5%者受奖,超过5%者受罚)(注八),而其补票的处理方式是使用个别手压式老虎嘴子机器补号,这也就会造成【补号券的冠号和合格产品的冠号字体上有些微不同】的现象。

  (三)钞票的印制,由于设备更新、技术改进和人员训练的加强,产品质量乃大幅提高,进而降低了废品率。而作废量的大小,除产品新旧品种外,与续纸工人技术熟练程度也息息相关,毕竟新品种的钞票生产和新手印制的产品作废量相对地比较大。然而第一套纸币的生产,随着解放战争全面性的胜利和主客观环境条件的改善,废品率也明显的下降。例如:1947年11月至1948年2月,佳木斯印钞厂四个月总平均作废率占总产量1.85%。从券别上来分,丙种壹佰元券占2.7%,乙种伍佰圆券占1.4%,甲种壹仟元券占2.2%。废券中以平版占1.16%为最大。(注九)此外,1949年6月15日至7月末,沈阳造币厂全厂职工以战斗的姿态,展开全面生产竞赛;印钞总作废量(包括检查科)使用苏联进口五星水纹纸(按:指满版雪花或称菱花水印纸)未超过0.7%。其中平版0.43%,活版0.1%,检断0.04%,其它0.13%;使用安东和吉林厂纸不超过4%。实际为0.98%,其中平版0.56%,活版0.15%,检断0.07%,其它0.2%。(注十)这些信息充分显示在建国前后,各印钞厂生产票券时可能发生废品率的合理区间范围。

  (四)《上海印钞厂志》曾提及「印制钞券的冠字和装箱代号,从1949年5月生产第一套人民币开始,都是根据印制局颁发的冠字印制表,由生产科按照生产的品种分类建立冠字号码、装箱代号登记帐。同时建立冠字号码批注表和冠字号码明细表下达生产车间,作为编排冠字号码及成品箱号的依据。生产科按年度产品计划数量,分品种编制冠字号码、装箱代号表,分批下达车间。编制中坚持专管员、复核员、主任科员三核对办法,防止差错。印码车间指定专人管理冠字号码表,认真进行核对,根据不同品种,编号码通知单发给机台印刷,使用冠字按顺序印刷,严格执行双复合制度。检封车间设专管员,负责核对冠字号码装箱代号的表式、印制封签、贴头、封包单箱券,在木箱、钙塑箱外两侧及顶盖刷箱代号。根据全月成品付出数量填报解缴成品冠字号码、箱号明细表。报生产科核对后上报印制总公司。」(注十一)由此可知,建国初期各印钞厂的设备虽然不是很先进,而外在的物质环境和条件又极度艰困的情况下,票券的【生产管理】,无论是正票或样票,却也相当地严谨有序。

  (五)《西安印钞厂志》书中就成品检查记载如下:「1952年,检封采取成品查小张,以公差样张为依据。采取翻查的方法,查正面溜背面,冠字与正面行名2次,双号码2次,图章与正花边2次,背面上、下花边2次。补票每千张首末号补原号,连续作废500张以上补原号,不足500张者使用补号冠字,对百张内抽出废品,补票补入本百末尾。」由于西北解放区印钞的任务,主要是由晋绥边区洪涛印刷厂和陕甘宁边区光华印刷厂来共同承担完成。1948年12月1日,人民币发行后,原解放区西北农民银行钞票停止发行,并逐渐收回。未收回前,仍按固定比价照旧流通。1949年4月15日,西北农民银行正式改为中国人民银行西北区行。5月20日,西安解放,两厂光荣地完成了革命货币的印制任务。全部资产移交中国人民银行西北区行,1950年10月中央批准中国人民银行委托西北区行筹建印钞厂,1952年2月筹备试产,11月27日,西安印钞厂全部建设工程完工。(注十二)

  (六)据《北京印钞厂志》指出:「在1952年以前,成品检验的补号按剔出废品补原号、放入原位。自1953年改为单列冠字,印制补票。剔出废品末位号为01、00时,补原号放入原位,其余废品剔出后按张数用补票替补,放在每百的末张前面。保持每百前后张为原号,百张内号码不是连续号。」(注十三)由于第一套人民币是由许多个印制单位共同完成生产的,所以在处理补号券的方式,除【每百前后张保持为原号补原位】都一样外,其余也因厂而异;但不外乎以下二种:(A)废品补原号、放入原位(B)使用不同系列的冠字,印制补票,废品剔出后按张数用补票替补,放在每百的末张前面。如果是(A)种情况,以第一套人民币印制的时空背景,冠字、号码变化无穷,想找寻“补票”绝非容易之事;至于(B)种情况,其单列冠字的冠字为何?不同时间(如:北京印钞厂以1952年为分界线)和不同印制单位也有差别(如:第三印刷局和北京印钞厂的补号冠字就不同,前者为,而后者是)。

  根据上述档案资料的判断,任何不按【钞票冠字排列顺序表】发行的特殊冠字票券,基本上都可认定为“补号券”。现仅就个人收藏第一套人民币六十个不同票券种类,合计约2164个不同的冠字实物中,发现有一些特殊冠字“补号券”的分析报告如下:

  (1)拾圆火车站:正常券冠字只有,号码首位数仅有0、1、2、3。发现五张补票,补号券冠字均为,号码分别为00014844、00049427、00161580、00179684、00205627。

  (2)贰拾圆运肥火车:正常券冠字只有,号码首位数仅有0、1、2、3、4、5、6、7。发现三张补票,补号券冠字均为,号码分别为00059639、00475175、01674489。

  (3)伍拾圆红火车大桥:正常券冠字只有,号码首位数仅有0、1。发现二张补票,补号券冠字均为,号码分别为00207808、00546274。(注:补号券的存在,对于发行量并无影响,因此本券号码八位数,而首位数只有0、1,推估的发行量仍是不超过二千万张。)

  (4)伍拾圆蓝火车大桥:正常券冠字有、。发现三张补票,补号券冠字均为,号码分别为00065063、00101102、00892466。

  (5)壹佰圆万寿山:正常券冠字有→十一个。发现二张补票,补号券冠字均为,号码分别为1066873、1152248。

  (6)贰佰圆割稻:正常券冠字有→五个。发现二张补票,补号券冠字均为,号码分别为0292539、0436357。

  上述(1)~(6)六种补号券的票券都是中国人民银行第三印刷局(山东济南)所印制;由此可知,该局所生产的“补票”,其特定的补号冠字均为。

  (7)伍仟圆渭河桥:正常券冠字目前已知有→三十六个。发现一张补票,补号券冠字为,号码为5721771。以此估算此券的废品率约为1.589%左右(按:废品数量除以总发行量再乘上百分之一百即得之,亦即﹝5721771÷360000000﹞×100%)。从实物资料证明北京印钞厂1953年以后印制第一套人民币的补票单列冠字为。

  (8)壹佰圆运输(别称驮运):个人收藏此票券冠字除了官方公布→一百二十个中已有117个外,尚有和二小组之中的十一个冠字;由此得知,本券目前已知的末位冠字为,发行量推估为(120+11)×10000000=13亿1千万张。发现五张背“H”版的运输券补票,补号券冠字,号码分别为0415635、0966794、1075075、1120539、0824821;三张普通版,补号券冠字为,号码分别为2251974、2322412、3452004;一张背“H”版,补号券冠字为,号码为0420360。本券的印制单位有二种说法(A)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的《当代中国货币印制与铸造》一书认为是中原(汉口)印钞厂生产(B)沈阳造币厂出版的《东北解放区印钞简史》一书指出东北银行工业处管辖下的佳木斯印钞厂和沈阳造币厂都有生产。因此这二张补票的发现目前尚无法证明是属于哪一个厂的“补号券”,尚待日后更多实物资料的出现,再作定论。实际上,目前坊间出版有关第一套人民币的书籍中,对各券种的发行时间、印制工艺、印制单位…等诸多问题,都存在或多或少的矛盾,甚至令人百思不解;这唯有期待官方未来【比较正确】的档案资料公布才能得到真正的解答。

  (9)壹佰圆轮船:正常券冠字目前已知六位数有→一百个,八位数有→十七个。发现九张补票,补号券冠字均为,号码00104137为“二”字暗记版式的轮船券;而号码00227694、00269893、00621661、00621662、00621663、0062166、006216645、02526981都是“西安”暗记版式的轮船券;根据文献资料得知,西安印钞厂于1952年6月7日至1954年4月,正式生产第一套人民币壹佰圆轮船券,这八张补票的发现,说明该厂的特殊补号券冠字为。

  (10)贰佰圆长城:正常券冠字有→七个。发现八张补票,补号券冠字均为,号码分别为25726397、36636923、41806647、44011033、44011034、46562133、53497345、68254946。1949年5月27日,上海全市解放,5月29日上海印钞厂立即使用解放区带来的印版,最先开印本券,是否因而造成此补号券的冠字与壹佰圆轮船不同,以及推估废品率(68254946÷700000000=9.75%)偏高有关?还是作业疏忽,误把下一个冠字印成冠字,真相有待进一步查证。

  (11)壹万圆双马耕地:正常券冠字有→十二个。发现一张补票,补号券冠字为,号码为02739899,此券纸张为黑五角星水印。以目前现有的档案及实物(9)~(11)的资料,尚无法针对上海印钞厂补号券冠字的来龙去脉提供一个比较客观明确的答案。

  (12)壹仟圆秋收:正常券冠字有→十六个。发现一张补票,补号券冠字为,号码为01085704,属于普通版的秋收票券,实在耐人寻味。

  总结而言,第一套人民币原则上是由十几个大厂所印制完成的,针对补号券的探讨这只是抛砖引玉起个头而已,大部分印制单位处理补票的方式目前依然是个未知数,为厘清人民币形成的历史事实,希望透过大家共同的努力,早日解开所有印钞厂和全部票券“补号券”

  的印制谜底。

  参考书目:

  (1) 许义宗着:《中国纸币新论》,P166。

  (2) 张新知编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流通币研究》,P131。

  (3) 张新知等编着:《人民币纸币集藏指南》,P87。

  (4) 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北京印钞厂志》,P174。

  (5) 台湾宣和币钞:总第50期《第一套人民币冠字初探》,P24。

  (6) 沈阳造币厂出版:《东北解放区印钞简史》,P104。

  (7) 沈阳造币厂出版:《东北解放区印钞简史》,P132。

  (8) 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中国革命根据地印钞造币简史》,P251。

  (9) 沈阳造币厂出版:《东北解放区印钞简史》,P27。

  (10) 沈阳造币厂出版:《东北解放区印钞简史》,P94。

  (11) 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上海印钞厂志》,P106。

  (12) 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西安印钞厂志》,P133。

  (13) 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北京印钞厂志》,P183。

  *本文是根据笔者2005年发表于中国钱币总第九十一期的内容重新编辑*

李高明先生第一套人民币收藏心得汇集